翻页   夜间
浩天书院 > 穿越,闺蜜四人都被大佬盯上了 > 第205章 玉简与机关(3)
 
裴玄溪挡在她面前,道:“这应该是传说中的怨匠。听闻,他们被迫去修建一些建筑,还因此死在了那里,就会怨气横身,久久不消散。懂行的人就以盔甲为印,封住他们的怨气。”
他看着地上爬起来的盔甲人,眉头稍稍拧起:“没想到是真的。”
许筝摩拳擦掌,站到了他旁边:“管他是不是真的,干就完了!”
她话音刚落,盔甲人就爬了起来,哐当哐当的向他们冲来。不止这一个,她看到,四周跑来起码有五六个盔甲人!
裴玄溪一把将许筝拉到他身后,提剑飞身上去。
许筝略有不服:裴玄溪这是小看她!
她用力甩了一下手臂,锋利的刀刃出现在她的手背上。
许筝还是习惯近战,她飞身上前,一腿踢在盔甲人的铁脸上。
“好硬,我去!”许筝忍不住道,她抓住盔甲人的铁臂,借力翻身到他背后,膝盖一下打在了盔甲人的背后。
盔甲人被她的一击弄的跪倒在地,许筝不敢耽误,站起身又向一个有些招架不住的手下冲去。
铁的碰撞声不断,这些怨匠没有灵魂,没有肉体,自然也不会累,饶是几人武功再高强,也经不住车轮战耗。
许筝计上心头,她从腰间拿下攀爬用的带绳弩箭,直接射到了地上,不断拉长,用绳子在地上画了一个圈。
她转身将正和叶青良纠缠的盔甲人用过肩摔摔到了地上。
叶青良喘着气,问:“夫人,你有什么办法?”
许筝看了一眼项秋腰间用来装酒的大葫芦,笑道:“我有!把这些东西引到这里来!”
几人听了,虽然不知道为何这样做,还是照令执行。
见裴玄溪正和两个盔甲人缠斗,许筝气上心头,她飞身上前,两臂抓住裴玄溪的肩膀,一下跳到空中,两腿用力踢在盔甲人的胸膛处。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抓住盔甲人的铁臂就把他们丢了进去。
“阿筝,你想怎么做?”裴玄溪问。
许筝道:“看我的吧!”她跑到项秋边,“秋叔,借酒一用!”
“夫人,给。”项秋里面取下给她。
这些被打的残缺不堪的盔甲人还想爬起来,许筝边跑边喊:“让他们待在里面!”
又是哐当几声,盔甲人堆成一团,许筝立马围着地上的绳子将酒倒了上去。
她拿过火折子,忽然看见盔甲人眼里冒出绿光,吓得她忙把火折子丢到沾了酒的绳子上。
“装神弄鬼,去死吧!”她骂了一句,迅速往后退。
轰的一下,火焰迅速绕酒和绳子燃起。盔甲人被围在中间,竟然不敢动弹了。
“夫人,这是为何?”杨长风问。
许筝摸摸鼻子,叉着腰道:“你们做暗器的,不知道铁怕火吗?”
杨长风眉毛一扬:“还真是!”
话是这么说,可这点火,那些盔甲人要过来也不是难事,她算是投机取巧,侥幸了。
裴玄溪拉过她,将她上下看了看,松了口气:“阿筝,聪明。”
“小意思!”许筝笑笑,左右看了看,“门呢?”
到了这个房间,除了怨匠便再无其他机关,也没有门。
“不会我们走错路了吧?难道是死路!?”许筝哀嚎了一声,她愤恨地用腿在墙壁上踢了一下,一阵刺耳的声音在她面前响起,
“啊!!!”许筝被刺激地蹲下身捂住耳朵,这声音直击心灵,堪比用手指甲在黑板上来回刮。
裴玄溪立马上前将她扶起抱在怀里,他有办法隔绝外界声音,许筝没办法。
好在这声音一会就结束了,裴玄溪连忙问:“阿筝!有没有觉得恶心想吐?”
许筝放下手,有些恍惚地摇摇头:“还好……”
她眼睛看到后面已经熄灭的火焰,惊道:“那些盔甲人!不见了!”
几人向后看去,果不其然,刚刚还堆成一座小山的盔甲人竟然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周围只留绳子被烧毁的痕迹,哪里还有半点盔甲人的踪影。
连刚刚被他们打掉的铁皮也没有,就像它们从未出现过一样。
“怎么回事?”许筝疑惑道。
裴玄溪皱眉想,难道是幻觉?因为他们吸了些那个毒,可刚刚的打斗又很真实。
他的思绪很快被旁边出现的石台吸引,忙拉着许筝走了过去。
石台上有些紫色发光的裂痕,许筝一眼就觉得高级,再向上面看去,中间是个凹下去的长方形,里面放着一块绿色发光的东西。
“是玉简是不是!”许筝兴奋地晃了晃裴玄溪的手臂。
裴玄溪将其拿起,玉简的光一下减弱了不少,上面的刻文极其精细,像是一位独具匠心的人雕刻所致。
可里面长方形的凹槽和从底部渗出的液体告诉他们,玉简是天然形成的。至于其中奥妙是如何,他们也不得而知。
“原来如此,玉简并不是突然出现在某地,而是被拿走后,又开始形成,直到我们找到它。”裴玄溪道。
许筝道:“哎呀,别管这些了,反正我们都拿到了。”

裴玄溪温和一笑:“对,这些都不重要。阿筝,辛苦你了。”
许筝挽着他的胳膊,“哪里辛苦?从此你就正式成为万象楼楼主了,但是还得听我的话,哈哈哈哈!”
裴玄溪用手指背刮了刮她的鼻尖,道:“好好,我都听阿筝的。”
后面几人单膝跪地,拱手喊:“恭喜楼主,恭喜夫人!”
许筝笑着说:“快起来快起来,一会回去再慢慢恭喜。”
她又看向裴玄溪:“不知道莫宁知道了会高兴成什么样!”
裴玄溪道:“阿筝,你不高兴吗?”
许筝摆摆手:“我当然高兴了!为你高兴啊!辛苦这么多年,终于苦尽甘来了!”
裴玄溪眼里含着温情,确实如此,他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从此江湖上再也没有妄言了。
进来难出去容易,没过一会儿,他们便离开了地下。
他们走后,里面的机关又回到了最初的样子。
外面已是深夜,被安排在外面守着的人靠坐在塔边,影子在地上被月光拉长。
许筝身后的男人跑上前,兴冲冲地说:“起来了起来了,楼主拿到玉简了!”
他随手拍了一下其中一个人的肩膀,被拍的那人竟然向旁边倒去,像睡着了一样。
“什么情况,睡着了?”男人纳闷地说,伸手又去推他,他稍微走近了点,不看不要紧,一看吓得他猛地摔到了地上,发出惊恐的叫声。
“怎么回事?”杨长风上前,问。
男人哆嗦着手臂,指着地上那人的眼睛:“他……他死了!”
“什么!?”裴玄溪立马上前查看,心里闪过一丝不安。
地上的人确实死了,而且是死不瞑目,不止他,被安排在外面的人都死了,一致被摆放在塔下,造成他们好像还坐着休息的假象。
他们睁着眼睛,坐在地上,面色已经发白了,在月色下分外诡异。
杨长风上前把他们的眼睛蒙上,又看了看他们身上的情况,惊道:“楼主,是死于点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