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浩天书院 > 谍与战 > 第394章 警务科科长吴子墨
 
轰动了没两天,省厅‘组织部’来人了,正式宣布,吴子墨晋升兴安县警务科科长。
尽管警衔还是警佐,没有晋升,估计也是早晚的事儿。
都知道吴子墨前途无量,没想到,这么快就做了警务科的名义老大了。
科长和副科长的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哪怕实权在日本副科长那里,走程序的时候,也得走吴子墨这科长这一遍。
哪怕只是需要吴子墨这科长签字盖章,这也是权利的一种体现。
吴子墨这科长真要是较真的话,哪个满洲国的警官不是一屁股的屎。
日本副科长也不得不在吴子墨这科长这边走一些程序,否则,吴子墨来一句,我根本不知道啊,日本副科长多少就有麻烦了。
满洲国的科长行不行的,就看你上头有没有人支持你了。哪怕在省厅里,只有一个上杉越支持吴子墨,樱井明对吴子墨也得相对认真的对待。
能爬上警务科科长位置的满洲国警官,哪个上头会没大人物支持?
当然,以吴子墨的性格,不至于和日本副科长较真。
何况,吴子墨现在已经主管司法系和‘经济保安股’了。不管是不是樱井明自己愿意的,也算是对吴子墨放权不少了。
吴子墨以身作则的,在‘经济保安股’交了这么一大笔的税,本身就是个好的榜样吗。
眼看着吴子墨的人把大批的军火装上卡车而去,有心人自然清楚吴子墨在倒卖军火。
吴子墨的能量越来越大了,军火都倒卖到省城了。这代表的不仅仅是生意,还有强大的人脉。
从某种意义上,吴子墨这科长真正走到兴安县权利的顶峰了。
想想,前几天,泰安镇的土豪还在找吴子墨的麻烦,是不是很可笑?
刘阔海、彭亮、齐宝银,又跑到‘娄记酒馆’喝酒吐槽来了,恩, 顺便恭喜吴子墨升职。
歌词大意是,子墨啊,你升职了,我们哥几个还在宪兵队受苦呢啊。
对此,吴子墨是真的爱莫能助。
那是宪兵队啊,理论上,还是警务科的上级呢。
“老闫的事儿呢,实属特例,毕竟,他是在警务科混的,还愿意降职使用,所以,才歪打正着的。”吴子墨知道这几个人为啥这么说的。
毕竟,闫富贵的事儿,是瞒不住这几个老警官的。
实际上,吴子墨也没想到,闫富贵去找樱井明认罪,反而把本多繁邦弄走了。这算是闫富贵因祸得福了。
“以退为进,哎!还是老闫看得开啊。”刘阔海想想也是,难道他一个好好的副科长不做,愿意去下面乡镇做个副股长?
职务这玩意,没人愿意降职不是?
何况,还是调到乡镇警察署里的降职。
吴子墨敢出主意,是一方面;闫富贵,真心敢决断啊。
“宪兵队的特务队,虽说受气一些。可是,要说权利吗,也不是没有。特务队要是抓人,怕是比警务科的特务股还省事呢,是吧?”吴子墨这么说的话,倒也是没错。
刘阔海、彭亮、齐宝银所在的特务队,毕竟属于宪兵队,找借口抓人,还真的比在警务科的时候还省事。
所以,对于刘阔海、彭亮、齐宝银来说,目前,不算失势,也没人敢落井下石。
“可惜,我们几个不在警务科了,连降职使用的机会都没了。”齐宝银还是不愿意在宪兵队待着,这狗屁的特务队,名不正言不顺的,还总受气。
宪兵队的名头是好使,可是,那是人家宪兵队里的各个部门的组长好事,人家办事才是名正言顺。
说白了,特务队在宪兵队里,就是个帮闲部门。宪兵队毕竟是军衔单位,当兵的出身的,比日本警察可是粗鲁多了,所以,他们几个才总挨揍不是?
在这样的单位,刘阔海、彭亮、齐宝银怕是连立功的想法都没有。你立功了,又如何?还能给你在宪兵队再升职咋的?
宪兵队可是军衔,和警察不是一个系统的。
再升职,只要你还在宪兵队,终究还是个帮闲。
这就是所说的,名不正言不顺。
在吴子墨这,得不到意见,几个人只能喝闷酒。
吴子墨倒是觉得挺好,这几个老汉奸要是没了晋升渠道,失去了动力,是小鬼子自己的损失。
这几个老汉奸,可是妥妥的本地实力派的坐地炮,他们几个才是抗日分子最有威胁的敌人。
事实上,这三个老汉奸去了宪兵队之后,崔大可在警察中队又失去了独立办案的资格,警务科的业务也的确是萧条了不少。
不是说洪文强、钱饶坤就没有针对抗日分子的能力,毕竟,他们也是大家族子弟,有自己的关系网和情报渠道。
一开始,的确也办了个把抗日分子的案子,也仅此而已。
钱饶坤是省里下来的公子哥,就算家里有底蕴,终究是个外来户,融进兴安县的可能性太小了。
洪文强虽说也是本地大户出身,家里也能帮岑一把,帮你打开局面。可是,能不能真的站稳脚跟,终究还得靠自己。
可是洪文强毕竟做警察也没几年,类似吴子墨一样,缺乏底蕴。
刘阔海、彭亮、齐宝银之流的,在兴安县做了二十年的警察都是少的,日积月累的,资历和人脉,能一样吗?
针对抗日分子,真心不止是特务股一个部门的事儿。
何况,特务股的股长福山太郎,也是前任的余孽,樱井明也看他不顺眼,时不时的就教训一通。
特务股就剩下个副股长王友亮了。有趣的是,王友亮自己也弄了个办案不利,自请下放,去了东城派出所,继续做所长去了。
当初的王友亮是因为残疾,警务科才升格,缺恩彩,这才又被重新启用的。
残疾这生物,在警务科里,本来就不受待见。所以,王友亮自请降职处分,樱井明还巴不得呢。
看到没,都不傻,都看出来了,现在的警务科,就跟个大漩涡似得,一不小心,就得被弄到宪兵队的特务队去。
还不如,先退出去为妙。
特务股新任的副股长魏延,也不知道是樱井明从哪里招来的。魏延倒是积极性很高,毕竟,他是樱井明找来的亲信吗。
吴子墨仔细查了一下,这个魏延是从省厅下来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