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浩天书院 > 云青书院之一妃冲天 > 第八十一章 太宸殿
 
  众人重新簇拥着太后进到内殿,一进去就看到床边坐着一个人。他们都想到了皇上,巨是一惊避开目光,又带着探究重新看过去,发现好像不是皇上。

  王婉有些兴奋的盯着那人,然后慢慢凉意袭来,为什么坐在那的不是皇上而且秦王……她明明让人给皇上下了药然后把他跟苏青放到一处,可是人呢?

  弈清冷眼看着太后并未起身也没有说话,淡淡扫视一圈,就又重新看向苏青。

  王婉僵笑着说道,“秦王怎会在此,皇上呢,他不是在这等我呢。”

  苏青慢慢恢复意识,睁开眼睛就看到弈清的帅脸。她有一瞬的恍惚,以为这只是最平常不过的一天,只是她睡醒了睁眼就看到他的一天。

  直到听见王婉的声音,让她一下清醒。她这是在虎穴呢。

  苏青目光渐冷,在弈清的帮忙下坐起身。她看了弈清一眼,两人互相明白了对方的意图。

  哼,她小心翼翼的在这里活了十年,虽然遇见事情能避就避,但是既然都找上门了,那就只能开战了。

  王婉看见苏青已经醒来,秦王又不理自己,直接要出事,决定先发制人。

  “秦王,苏青身体不舒服我让她在这休息,你怎么会过来。虽说你两有婚约但到底未过门,你们二人共处一室难免让人多想。苏青,哀家到底是你姨母,咱们是一家人,你怎能不顾自己的名声呢。不论是咱们王家的孩子还是苏家的孩子那可都是人中龙凤,怎能让人看轻。”

  苏青先是没有说话然后慢慢哭了起来,哭够了才抽抽搭搭的说,“太后娘娘说的是,苏青没有脸见太后娘娘了。您好心找我来叙旧,又好心让我尝您亲手做的点心,怎知我这身子不争气,偏偏刚吃一口就不省人事了。”

  苏青的话让王婉脸白了一下,这丫头怎么说出来了,她明明不争不抢的啊……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可能我自己跟这皇宫气场不合吧,吃一口点心都能晕倒。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太后娘娘要毒死我呢,幸亏我没什么事,不然害了太后的名声,苏青就是死十次也不足以补偿太后啊!

  而且,幸亏这是太宸殿,是太后娘娘的宫殿。这里治安一定是全皇宫里最好的,不然又没什么人在这照顾我,整个宫殿任何人都畅通无阻,要是有人在我没有知觉的时候杀了我怎么办。

  王爷,幸亏您来了,苏青虽然知道太后娘娘的宫殿里肯定有人暗中保护,但到底心里恐慌。看见你,苏青才觉得心安,就算这里有再厉害的鬼魅,王爷都能遇鬼杀鬼。太后娘娘,苏青谢谢你为了照顾我的感受还专门请了王爷来接我。”

  王婉越听越气,她明明是在兴师问罪这两人不知廉耻,怎么最后变成了是自己请了秦王来照顾苏青了……

  弈清将苏青干脆抱进怀里,拍拍她的背安慰道,“别怕,别说区区鬼魅,便是天兵天将神魔妖怪,本王都能带着你全身而退。太后,以后没什么事苏青就不进宫了,这里的怨气太重,虽说苏青没有害过人,但厉鬼可是不讲这些的,而且苏青毕竟跟您有血缘关系,被误伤了就不好了。”

  王婉气的险些站不稳,“秦王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

  苏青捏了下弈清胳膊,她毕竟是秦国太后,面子上还得顾着,要收拾她容易可是还要将她的势力连根拔起就得些功夫了。

  “好你个秦王,真当这秦国是你的天下了?你是不把皇上看在眼里吗?!”

  “太后抬举本王了,比起皇上本王还是差远了。”

  “你们好像是在说朕,朕来的可是时候?”

  王婉震惊的走到外殿,赫然是当今圣上周弈浩。弈清扶着苏青也出了内殿,两人跟着众人一起给皇上行了礼。

  “母后,您将朕叫来是有什么事吗?”

  “皇上不是早都过来了吗,这么长时间您又去哪了,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母后怎么知道朕早都来了,既然知道为何母后又将朕一人丢下?”

  王婉虽然内心紧张但也坦然的说了原因,“早有宫人来报,说皇上已经到了,奈何有事耽误。我不是派了人过来赐婚皇上吗,而且苏青一直也在这皇上没有见到吗?”

  苏青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姨母,可真是亲姨母,这种龌龊的计策也敢用。

  皇上惊讶的问苏青,“苏青你也在太宸殿?为何朕来时不见有人通报呢?”

  “皇上恕罪,臣女当时不知为何不省人事,所以不能出来见礼,至于其他人为何不通报,臣女就不知道了。”

  皇上应和着,“无妨,对了母后,朕想向您讨要一人。”

  王婉突然有不好的预感,“你说的是谁?”

  从门外走进一个宫女,楚楚可怜清秀可爱,赫然就是她派去请皇上的人。王婉怒火中烧,一双眼睛恶毒的看着那个女孩子,哼,她可真是大意了,让一个小宫女去给皇上下药,还嘱咐她留下亲眼看着皇上进来内殿再走,结果倒是自己领走了皇上,好一出李代桃僵。

  不过……

  “皇上,这是什么意思,这丫头可是哀家的贴身宫女。”你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我可怎么给你宫女呢……哼!

  “母后,她温柔体贴,朕身边除了小夏就没有什么得力的人。朕刚刚身体不适,也是她在一旁照顾。”

  站在皇上身后的小夏眼观鼻鼻观心,我是打酱油的,跟我没有关系……

  “皇上,难道你在先帝大丧期间还荒淫无度,连太后娘娘身边的人都不放过吗?”荣亲王的声音响起。

  王婉听见周温来了,心里瞬间有了底。

  周温走进来,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周弈清旁边的苏青。刚刚醒来的苏青,让他想起了那天,要不是周弈清,苏青早就是自己的了。王婉这个疯女人,他也得尽快处理了,实在是不想再看见她了。

  王婉看见周温瞥自己一眼,以为他是在安抚自己,内心狂喜逐渐安定,有人他在到底放心些。

  “皇叔,你误会朕了。朕敬重先帝怎会做出这等龌龊事。”

  周温走向小宫女,“还记得我吗?你不要怕,即便是皇帝也不能欺负你,本王会为你做主的。”

  小宫女看向周温表情由迷茫变得欣喜,“王爷,我记得你。我听你的话回到了太宸殿,还……”

  “你跟皇上刚才在哪?”周温打断了宫女的话。

  小宫女却不再说话,有些迷茫,她也不知道,她一直心里又糊涂又害怕,尤其是发现皇上在喝了她端的茶后身体不舒服,她害怕极了。

  王婉兴奋的声音有些尖厉,“皇上带你去了哪里,你们在一起干了什么?你是不是勾引皇上了?”

  “母后这是何意,朕不过是讨要一个宫女,何故诋毁朕。”

  小宫女吓得跪倒在地,“我什么都没有做,皇上饶命!茶是我端的,但我不知道茶里有什么,王爷,我什么都没有做,皇上让我扶他去我的住处休息,大家都不在,我也一直在外面的,我没有勾引皇上!”

  王婉气的一脚踩上宫女的手,“大胆奴婢,满口胡话!下贱胚子,竟敢自称我!”

  弈清皱眉看了荣亲王跟太后一眼,将苏青又往怀里缆紧了些,这一帮疯子,以后要让苏青远离宫里这一堆人!

  周温厌烦的看向王婉,这个女人已经没什么利用价值了……

  “太后,这皇上在你的宫里出这些事怎么都说不过去吧。皇上仁慈不想深究,只是向您讨要一个宫女,将这事也就盖过去了,您还是同意吧。”

  大家全都震惊的看向荣亲王,王婉有些不相信急道,“温儿……哀家……”

  周温跪倒在地,“请皇上念在太后伺候先帝的份上原谅她管束不力之过。”

  王婉心里难过但也瞬间回过味来,“哀家今天请皇上过来,没成想惹出这许多事来。这宫女皇上就带走吧,不过到底是我身边的体己人,哀家恳求皇上大丧过后,给她一个位份吧,也算全了我们之间的情分。”

  小宫女似被吓住了,呆呆的没有反应。

  周温笑了下,总算还对得起太后的身份。

  苏青盯着她的姨母看,变脸真是快。国丧时候,硬是想让皇上摊上荒淫无度的名声,眼看不能得逞,干脆顺水推舟,演一个主仆情深,为自己宫人讨要名分。

  也不知是谁刚刚打骂那小姑娘的。

  最重要的是,看起来最后还是让众人猜想皇上怎么会看上太后宫里的人,两人发生了什么事……

  “朕答应母后,母后早点休息。”

  皇上说完不再看她直接出了太宸殿,身后进跟两个人,都是一脸漠然,小夏跑在那两人的后面急急跟了上去。

  苏青看跟在皇上背后的人,一人不认识,另一人竟是史威……

  周弈清带着苏青,不再理会他人也大步出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