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浩天书院 > 人在东京当死神 > 番四 死神世界
 


  随着蓝染扑通扑通的心跳声越来越响。

  旁边的浦原喜助乃至夜一,甚至自身心脏与这个节奏都开始了共鸣跳动。

  远处。

  本被拦腰斩断的蓝染,周身那白色宛如胶质的躯壳猛地膨胀,若藕丝、又若触手般将上下身躯一下子拽回,并不断复原。

  蓝染失神的眼瞳僵硬的旋转,本邪魅英俊的脸庞忽然从中间裂开,脸皮被挤压至脸颊两侧,整个脸庞变成了黑色的露牙狰狞外表。

  身后的六只似手又似翅膀的手臂,不断纷飞。

  但从外表而言,已不负帅气。

  跟个怪物般的大扑蛾子似的。

  钟神太一将这番变化彻底收入眼底,也消解了不少当时看动时的疑惑。

  蓝染的进化...出错了。

  之前蓝染的进化,始终都是虚与死神的一种融合进化,而如今,从这种怪物般的丑陋形态,不难看出虚的成分明显更占多一些。

  会出现这种错误,只能说蓝染此时的心态已经出了点问题,他不再相信自己,不再相信死神力量、不再相信镜花水月,他的内心甚至已经开始动摇。

  动漫里造成这种的原因是被一护用手扯破引以为傲的全咏唱黑棺导致的,而现在,则是因为被太一秒杀导致的。

  可眼见着自己又一次轻松获得了进化,再度免疫了死亡。

  蓝染越发膨胀,他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进化失误,只觉得自身向着更高层次再迈一步。

  “哈哈,没用啊,这就是神明与凡人的差距啊!我又一次获得了你此生都难以企及的力量,而你,则只能默默看着,钟神太一!!

  “身为死神的你,既然卍解已经施展出来了,你还有其他什么力量?都使出来吧,取悦我吧!”

  话音刚落,蓝染就发现太一在微微叹气,便质问道:

  “你叹什么气?”

  “我叹气你何其可悲啊,我印象中的蓝染,是冷静、孤傲、心狠手辣,而非是现在被崩玉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太一蹙眉道。

  蓝染闻言停滞片刻,旋即他再度嗤笑道:“光会耍耍嘴皮子可没什么用!”

  “是嘛...可如果是以前的你,或许就能很轻松发现刚才你自己话语中的错误。”

  “搞得你很了解我一样?”

  “确实挺了解的,之前的你,肯定不会忽略掉,我刚才...说的是始解啊,谁告诉你我卍解了!”太一说道。

  蓝染脸色蓦地一沉。

  只见太一解除天锁斩月形态,使得斩魄刀重归最初的白打模式。

  “星月漫路飞焰雪,炎息落凡抖寒心,观世间之轮回,踏光河之逆流,时间、空间、过去、未来,于我掌间不过一缕细影,任其流逝,却翻手可断。

  “卍解,太一生水!”

  太一手中的斩魄刀悄然消逝,取而代之的则是那无穷无尽幻想乡的天地法则,眨眼间便将整个死神世界覆盖,彻底将其篡改,纳入掌控之中!

  几乎等于他如今已经强行成为了死神世界之主。

  这就是太一经过数年修行,开发幻想乡的最终成果。

  现如今,几乎所有源界法则的位格都将彻底比不过太一的幻想乡,因此无论到达哪个源界,哪怕没有源界天道的认可,他也可以轻松成为源界之主。

  这就是为什么冥界之主会如此在意太一的原因,毕竟这项能力属实霸道!

  几乎等于到哪个世界,就会直接支配这个世界,堪称绝对无敌。

  ——至于卍解词...其实是不需要的,太一现编造的,但是嘛...都来死神世界了,不中二一回太一总感觉少些什么。

  可太一周围明显没有达到源界旅行以及感知天地法则境界的蓝染及浦原喜助等人,则只是看见太一手中的斩魄刀忽然消失了,然后四周却没有任何变化。

  卍解...哪里有卍解?浦原喜助不断观察四周,并疑惑到。

  而对面失了智的蓝染,却在片刻沉寂后,蓦地笑了出来,道:“哈哈,你的卍解真可怕!”

  太一无奈摇头,随即眉头一竖,眨眼间就来到蓝染身前,挥动拳头道:“你现在这种样子,真是令人讨厌啊!”

  蓝染哪怕反应过来了,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无法动弹!

  这并不是被定身了之类的...而是他,自己不愿意动!

  为什么?蓝染的疑问刚一浮露。

  太一的拳头便一拳接一圈的降临,砰砰砰狂轰在蓝染的身上,每打一拳蓝染体内的力量便流逝一分,白色胶质状的躯壳便消解一分。

  而蓝染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哪怕心中呐喊再狠,身子却依然无法动弹。

  为什么啊!?

  砰砰砰——

  终于。

  太一的拳雨止歇。

  那被轰击不知多少拳的蓝染早已狼狈不堪,翅膀断裂,通体血渍,尤其是他本有些癫狂的眸子,彻底恢复正常,甚至有些失神。

  他彻底明白了。

  自己无法动弹,不是因为其他原因,只是纯粹因为害怕!

  钟神太一的生命层次何其之高,高到哪怕只是接近他,便让他战栗到浑身无法动弹...宛如遇见了野猫的幼鼠。

  随着太一飞上天际,蓝染才如释重负地身子一松,瘫倒在地。

  嘴里是半句骚话不敢说了。

  太一这才满意点头。

  暴揍蓝染心愿达成...接下来...太一将目光放在了黑崎一护的身上。

  陡然被目光锁定,黑崎一护依靠本能,下意识地便倒退许多步!

  旁边的浦原喜助却没有立刻模仿,他的目光看向瘫倒在地上,眼神无光的蓝染,尽管心中惊讶于太一的强大以及刚才那场战斗的莫名其妙,但他也知道这时候只要他启动崩玉内的禁制,蓝染必然就会被封印。

  浦原喜助硬着头皮犹豫片刻。

  直到太一的目光挪到他的身上。

  嗡——

  大脑瞬间空白,哪管什么蓝染白染。

  浦原喜助的大脑中只剩下一个字:

  逃!!!

  他立刻头也不回,同样施展瞬步,疯狂与太一拉开了距离,甚至逃得比黑崎一护还要更远些。

  太一看着两人,随即又将目光挪向黑崎一护,轻笑道:

  “来吧,和我战斗一场。”

  话音刚落,对面的黑崎一护便陡然发现自己可以自如控制的死神之力又变得难以操控,时刻都欲暴走,简直与刚才和蓝染战斗时一模一样。

  但他却强行压制住体内的死神之力,哪怕任其逸散也无妨。

  他对太一摇头回答道:“我没有对你出刀的理由。”

  闻言太一沉吟片刻,知道相较于刚才神志不太清楚的蓝染,黑崎一护要冷静许多,但对于这样的热血笨蛋...

  太一陡然挥手。

  轰——

  炙热的火焰猛然炸裂,整个空座町骤然化为地狱火海!

  太一置于火海之中,邪笑道:“现在有了吗?”

  陡然冒出的火海将自己熟知的城市吞没,不知多少生灵将死于火海之中,黑崎一护愣神片刻,紧接着愤怒之色都快从脸上溢出!

  “不可原谅!!!”

  黑崎一护彻底不再压制自身力量,死神之力骤然释放,漆黑的通天灵力焰柱轰然涌入天际。

  很快。

  一护本橘色的短发化为了黑色如瀑般的长发,上本身亦被绷带样式的盔甲所缠绕。

  天锁斩月更是成为了一道纯粹由黑色跳动火焰构成的斩魄刀。

  太一见此也不再压制自身气息,同刚才对付蓝染一样,将气息施压在黑崎一护的身上。

  化为月牙天冲的一护明显一滞,生命层次的压制,无边的恐惧陡然从他每一个细胞袭来,他的身躯骤然僵硬,难以动弹。

  可!

  看到周围的火海,一护仿佛听到了空座町熟知之人的哀嚎,龙贵、浅野启吾、观音寺......

  他的体内再度涌现出了仿若无穷无尽的力量。

  “啊啊啊!!”

  精神油然高昂,黑崎一护怒吼着突破枷锁,战胜了自身的恐惧。

  他。

  向太一挥刀了!

  “无月!!!”

  燃烧的火海仿佛静止,世界万物都因这一刀而失去声音、失去颜色。

  带着一护坚定意志、带着他全部死神之力的最后的月牙天冲,直直奔着太一而去!

  然而。

  太一抬起了右手,指头轻轻一捏。

  咔嚓——

  月牙天冲湮灭,化为道道漆黑色的灵力消散于世间。

  黑崎一护见此整个人都蓦地呆滞...

  他理解不了为什么差距会如此之大。

  但太一却微微笑了。

  徒手捏爆无月的心愿,达成!

  他看了眼呆滞的黑崎一护,油然夸道:“干得不错。”

  随即大手一挥。

  覆盖整个空座町火海悄然消失,整个城市恢复如初,没有半点损害的痕迹,也没有任何生灵因火海丧生以及受伤。

  同时黑崎一护惊奇发现,他体内枯竭的死神之力若枯木逢春般再度复原,整个人一下子恢复成了刚学会“最后的月牙天冲”的状态。

  不远处的蓝染也同样发现,自身的力量获得了恢复,状态也回复成了最开始与钟神太一刚战斗时的样子。

  做完这些,太一对二人说道:

  “你俩继续吧,当我没来过。”

  听见这话。

  还没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一头雾水的黑崎一护与蓝染,忽然发现钟神太一的身影瞬间消失。

  就仿佛从未来过一样。

  ...他究竟是谁!?

  他是怎么做到的!?

  大差不差的疑问,从他俩的脑海中浮现。

  随即又猛地对视。

  既然双方都恢复成了钟神太一插手之前的状态,那么...

  黑崎一护与蓝染的战斗,依然要继续进行!

  只不过...那个名叫钟神太一宛如神明般的身影,怕是永远烙在他们心底,难以消除了。

  ......

  太一远远望着如动漫中继续战斗的黑崎一护与蓝染。

  他随手一挥,散发着幽蓝色光晕的冥界通道于他的身前出现。

  “这不比婚后生活有趣多了...下个世界,去哪个呢?”太一轻扬嘴角,自言自语道。

  ————————

  报告一下最近的状态吧,新书的开头过稿了,我正在开始准备后续大纲设定以及写点存稿,所以大概十二月初发书。

  因此这本书的番外,基本都是随手写的,没怎么过大脑,算是写新书写累了,写点自嗨作品放松放松,逻辑性什么就不要强求啦。

  同时也不收费,纯自嗨。

  接下来应该还会更新几篇其他世界,算是圆圆同人梦吧。

  但时间不敢保证,可能隔几天更新,可能更短可能更长,看个人状态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