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浩天书院 > 只有我能用召唤术 >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诡异怪树
 
  大家恢复神智后,对这片“极乐净土”有了新的认识。
这绝不是什么好地方,相反,这是一个让人沉沦和迷失的地方。
“我们赶快找到埋藏哈迪斯宝盒的那棵树,毁掉宝盒里的心脏,然后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龙王看着眼前的花海,心里满是厌恶。
张泽询问珀耳塞福涅,那棵树的位置,珀耳塞福涅观察了一下四周,然后指着一个方向说道:“应该就在那边。”
于是,一行人加快脚步,向着那个方向走去。
路上他们遇到了很多亡灵,这些人在花海里嬉戏打闹,幸福快乐,好似无忧无虑的孩子。
但张泽等人却不羡慕,因为这些人的快乐是建立在失去自我的基础上,脑袋里只有吃喝玩乐,说白了,他们相当于冥王饲养的宠物,根本不值得羡慕。
很快,他们便看到一棵参天巨树,矗立在天地间,那棵树太大了,仿佛把天地都连在了一起。
众人猜测,这棵树的年龄可能已经超过一万岁!
“这就是那棵一碰就会死的大树?”
月光小兔上下打量,感叹道:“它好大啊!”
因为张泽之前提醒过大家,所以没有人敢靠近它,就连珀耳塞福涅也不敢靠近。
“嗯,要怎么才能把这棵树毁掉,然后拿到埋在它下面的宝盒?”张泽捏着下巴思考。
他之前询问过珀耳塞福涅,是否可以用武力将其毁掉,得到的答案是办不到。
“这是一棵受到冥王神力保护的大树,一切攻击都伤不了它。”
珀耳塞福涅解释道,张泽只好打消这个念头。
金钱小公主说道:“这有什么难度?我们不碰大树,直接在旁边挖坑不就好了?”
柳月影摇头:“这个恐怕行不通,你看,那棵树的枝条是活的,就像触手一样会动,我觉得,如果我们靠近它一定会攻击我们!”
她说的没错,那些绿色的触手在天上摇来晃去,就好像在对他们招手一般。
“要不然,我们把它的枝条都打掉?”
月光小兔端起手里的禄存火炮,说道:“我有信心,将它所有的枝条都打断!”
张泽也不知道,月光小兔的火炮是否对大树有效果,想了想,点头道:“好,你先来试试。”
于是,月光小兔调整好火炮,瞄准了大树,火炮开火,一声巨响,炮弹击中枝条,结果枝条毫无变化,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看来,在哈迪斯神力的保护下,这棵树的一枝一叶都无法受到伤害。”张泽叹口气,道:“这家伙把一切可能出现的漏洞都堵上了。”
龙王一脸烦躁地问道:“那怎么办?打又打不了,碰也碰不得,真是烦死了!”
一夜知秋沉吟道:“我们只能想一些特殊的办法来对付这棵树……”
“特殊的办法?”张泽陷入沉思,他一时还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小鸟依人随口道:“要是把这棵树搬走不就好吗?”
“搬走?”张泽脑中灵光一闪,他顿时想到一个主意。
他立即打开召唤空间,将空想家找了出来。
“我怎么把你给忘了。”张泽露出微笑,空想家拥有收藏物品的能力。
而且经过转职,空想家再也不用触碰就能将目标收藏,用来对付这棵诡异的大树,最合适不过。
“把这棵树收藏!”
“遵命,主人!”
空想家立即举起手里的相机,瞄准了那棵大树,咔嚓一声,快门按下,众人眼前的大树瞬间消失了!
珀耳塞福涅震惊地张大嘴巴:“这,这是怎么回事?大树去了哪里?”
她完全想不明白,这棵连她都无可奈何的大树,竟然在她的眼前凭空消失了!
“主人,你,你到底做了什么?”
珀耳塞福涅惊疑不定地看着张泽,随后她便看到空想家从他的相机里取出一张照片,交给了张泽,而照片上正是那棵消失的大树!
“呵呵,我说了你也听不懂。”张泽笑着摆摆手,他不想浪费时间,马上带着众人走上前去,来到大树原来所在的地方,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光秃秃的土地。
“宝盒应该就在下面,我们把它挖出来!”
众人正准备动手,突然听到有人怒吼:“住手!不许用你们的脏手去碰冥王大人的东西!”
下一刻,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众人震飞,一道人影凭空出现,黑发黑眼黑长袍,但他并不是东方人。
“主人,他就是死神塔纳托斯!”
珀耳塞福涅立即提醒张泽,张泽眯起眼睛,他发现,这家伙的脚下果然没有影子!
塔纳托斯看向珀耳塞福涅,他以为张泽等人是珀耳塞福涅带来的,所以疑惑不解地问道:“冥后大人,您这是干什么?不知道这里埋着冥王大人最珍贵的东西吗?”
张泽立即在心里对珀耳塞福涅说道:“将计就计,找机会将他除掉!”
“遵命!”
珀耳塞福涅也在心里回应张泽,然后她便恢复了之前那副高贵的女神姿态,淡淡道:“塔纳托斯,我想做什么,还需要向你请示吗?”
塔纳托斯忙低头,恭敬道:“当然不是,但……事关重大,属下不得不问。”
他和睡神修普诺斯不但是冥王的左膀右臂,同时也是冥王的保镖,保护他不受伤害。
珀耳塞福涅低哼道:“但你这副兴师问罪的态度,让我很不高兴!看来我要和哈迪斯说一下,让他教教你如何尊重我!”
塔纳托斯闻言心里一慌,急忙半跪在地,恳求道:“冥后大人请息怒,是属下无礼了!”
冥王哈迪斯非常宠爱这位王后,哪怕是心腹的塔纳托斯,地位也不及珀耳塞福涅,一旦冥王生气,他就会受到责罚,所以急忙道歉,希望珀耳塞福涅能原谅他,不要去告状。
珀耳塞福涅眼睛微微眯起,她故作生气道:“你真的知道自己错了吗?为什么在我的面前,还藏起自己的影子?这是防备我的表现吧!”
塔纳托斯愣了一下,随后忙低头道:“属下不敢!”
随后,他的影子缓缓出现在脚下。
塔纳托斯这种举动看似荒唐和愚蠢,故意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
但是,他这么做目的就是表现自己的忠诚,就像武将军人去觐见皇帝和首长的时候,不允许携带武器是一样的道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