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浩天书院 > 拜师九叔之我在民国当军阀 > 第280章 蜈蚣精身死
 
不仅如此,旁边还有江黎的飞剑偷袭,这蜈蚣精哪里还有什么还手之力,不过短短十几分钟。
它便体力耗尽,再没什么蜷缩成一团企图以此减少身体的暴露面积,拖延点时间恢复些体力。
然而江黎哪里肯让它如愿,手捻剑诀,墨眉直飞向天空,然后猛然下落,墨眉便以极快的速度飞速落下,直将它的头颅射穿,并狠狠地插入地上。
而那蜈蚣精受此重创,立刻身子抽搐,不一会儿便一头栽到地上没了动静。
现场所有人,见此一幕都是松了口气,几个散修更是连忙上前拍马屁,还有一些人反应慢的,见拍马屁是晚了,于是转变思路就要去摸尸。
却是被江黎大声呵住,“且慢,这妖物修炼多年,未必会死得那么容易,且再让我补上几剑!”
说着就继续催动墨眉,从地下飞出,而后又是狠狠一剑,又受了一剑,那蜈蚣精果然是并未死透。
扬起头颅就朝江黎这边冲来,早有戒备的江黎见此情景并不慌张,双腿一蹬身形就向后弹射而去,拉开身位不给它近身的机会。
而他身形虽在后退,可手中剑诀却是并未停止,招来墨眉又是对着这蜈蚣精多次穿刺。
疼得它口中发出令人心中发毛的叫声,但即便它受到这么多次攻击,仍然是没有停下身形,一心想着与江黎同归于尽。
这时,一旁的灵异局成员,见蜈蚣精把目标投向了江黎,一个个是吓得亡魂大冒。
这要是江黎受到什么伤害,他们这些随行之人,又能落得个什么好。
以江黎在百姓和军中的威望,他们还不得被人生吞活剥了。
所以他们一见情况不妙,立刻出手阻拦它的前进,其中几人立刻抓起他身上的捆妖索,合力将其拉住让它前进不得。
而那三只雄鸡,见这蜈蚣精还没死,也是再次扑上前来,对着它的身躯发动偷袭。
就这样,那蜈蚣精又进行了十几分钟的无用挣扎之后,再次不甘的倒下了。
而这次却是真的死透了,就连江黎的御使飞剑,将它整个头颅切割下来,也不见它说半个不字。
直到这个时候,江黎一颗心才算落了地,把头扭向一边看向谢长风,“你带人收拾这蜈蚣精的残躯吧!”
“收拾的时候记得仔细些,我觉得这家伙体内,应该会有妖丹!”
谢长风闻言立刻抱拳行了一礼,然后招呼几个同门,就上前清理这蜈蚣精的残躯去了。
见战斗已经结束,江黎便转身向陈玉楼和鹧鸪哨走去。
来到他们身前,见陈玉楼和红姑娘以及他那些手下,此时还在震惊当中。
就连那鹧鸪哨,也是呆呆的盯着那蜈蚣精,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招呼好几声,才让他们回过了神,还没等江黎说话,那红姑娘就出言询问,“江大帅你刚才施展的是御剑术吗?”
“就像传说中的仙人一样,可以千里之外取人首级?”
江黎闻言摇了摇头,“想什么呢,这确实算是御剑术,但千里之外杀敌却是做不到!”
看着她好似还要追问,他直接出言打断,“有什么话以后再说,现在蜈蚣精已除,你们还是想想怎么从何处入手,将这墓葬中的宝物取出来吧!”
“不过我给你们提个醒,这山中有这么大条蜈蚣精,难保不会再有什么虫子虫孙的,而以这蜈蚣精几百年的修为,它那些子子孙孙想来也不会是凡品!”
红姑娘一听立刻闭了嘴,陈玉楼也是从愣神中缓了过来,他刚想出声询问江黎,鹧鸪哨却是提前发问。
“大帅带了这么多修行者来,是为了对付蜈蚣精,那带这么多士兵来又是为了什么,可是知道这瓶山中的情况?”
陈玉楼一听鹧鸪哨这话,顿时觉得很是有道理,于是也出声询问,“确实如此,若是大帅当真知道这墓穴的情况,还请费心为我等讲解一二。”
“如此我们也能做些准备,让大帅早点拿到其中财物!”
江黎本就没有隐瞒的打算,轻笑一声点了点头,直接将他前世所知说了出来。
“既然如此,那我便与你们说说,据我所知,这瓶山因为地形奇特,风水格局尚佳,历朝历代多有皇帝选择此处炼丹。”
“里面不但修建了许多宫殿楼宇,还有一间巨大的炼丹房,后来蒙元入主中原,此地便荒废了。”
“可后来一个元朝大将军,知知从什么地方得知此处乃是绝佳的风水阵,便将此处改造成了陵墓,企图借助这风水阵实现长生不老的目的。”
“而我们这次的目标,就是他的这些陪葬品,据我所知,这家伙当年手握重兵,可是没少劫掠我华夏子民,拥有的财富数量十分惊人!”
陈玉楼一听就明白了,“所以大帅带这么多人来,是为了搬运其中财物?”
江黎却是摇了摇头,“不全对,带这么多人虽然也有搬运财物的意思,可却只占二三成,更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开路,让我们顺利上山。”
“当然之后若是有机会,还可以搬运那些宫殿砖石木料,既然是皇家修缮的宫殿,想来材质是不会差的,若是运回去,应该也能值几个钱!”
好家伙,一听江黎的打算,现场几人都是满头黑线,这不但是要取陪葬品,更是打算把整个房子都拆走。
这等奇思,连他们这些盗墓贼都自愧不如,他他们虽然心中吐槽,嘴上却是丝毫不敢表现出来。
鹧鸪哨见有些冷场,于是出声询问打破尴尬。
“几位大帅知道得这么清楚,那么想来对墓穴入口应该也很熟悉吧!”
江黎闻言点了点头,“这瓶山山体呈上窄下粗的形状,地势险峻像极了一个倒扣的瓶子,瓶山也因此得名。”
“而这墓主人为了防止盗墓者打扰,不但是布置了好几处假入口,还专门修建了“翁城”,其中布满了机关陷阱,若是不清楚其中缘由,必然死伤惨重。”
“只有位于山顶之处的峭壁崖缝,才是这大墓的真正入口。”
听了江黎这话,现场几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若没有江黎提醒,他们贸然进近,必然死伤惨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